道教科仪:罗天大醮

  “罗天大醮”是道教斋醮法事的一种,是祭祀神明、消灾祈福、护国安民的宏大、隆重、庄严、古老的典礼仪式,仪式最长可持续达四十九天。根据张君房《云笈七籖》等书记载可知,其基本构成包括福醮、祈安醮、王醮、水醮、火醮、九皇礼斗醮以及三元醮等,谓之“七朝醮典”。罗天大醮的主要科仪有:焚香、开坛、请水、扬幡、宣榜、荡秽、请圣、摄召、顺星、上表、落幡、送圣等,于诵经礼拜时,伴有古典道乐,更有踏罡步斗,颇为神圣。

  王钦若《翊圣保德传》中指出:凡大臣、百姓为帝王祈求神明保佑,应该修建“祈谷福时坛”,这就是罗天大醮。“祈谷福时坛,凡星位一千二百为罗天大醮。”罗天大醮要设立1200个神位,可见其隆重。与周天大醮、普天大醮等只能由朝廷修建开坛不同,罗天大醮既可以以国家名义修建,也可以以臣寮、百姓名义修建。可见罗天大醮适应性最广,具备了朝野上下共襄盛举的内力。

  那么,为什么要举行罗天大醮这样隆重的斋醮法事?罗天大醮的文化内涵与功能是什么,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道教仪式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先民遭受了种种灾害,旱灾、水灾、地震、战争等天灾人祸,给人类造成极大的伤害;面对瘟疫、疾病、死亡,人类的精神承受了种种的痛苦。道教的金箓、黄箓、玉箓等斋醮科仪正是为了化解人们面对灾难时的内心恐惧、疗愈创伤,罗天大醮在这方面的功能更为明显。

  关于这一点,杜光庭所撰《罗天醮太一词》提供了佐证。该篇醮词谓:“......仰披天度,缅属灾期,省已拊心,伏增忧惕。是敢按遵元格,崇启坛场,修黄箓宝斋,备罗天大醮,辙披元蕴,敷露真文。伏冀尊神,回景上元,贻休下土,旁垂祯贶,永息灾躔。赐臣封境乂安,龙神缉睦,生灵康泰,远近昭苏,疵疠无侵,干戈弭戢。唯虔修奉上,副神功不任。”其中所谓“灾期”和“灾躔”,表明罗天大醮的举行乃是因为有灾。既然有灾,就应该设法消除,所以有“永息灾躔”的祷告。与此同时,举行罗天大醮也是为了祈求神明赐福,所以醮词有“封境乂安”与“生灵康泰”的祈祷。

  再读一下杜光庭的《罗天普告词》,对罗天大醮的“祈福消灾”将有更深的体会。

  该篇醮词云:“......中原多难,天步方艰,社稷缀旒,寰瀛涂炭。......是敢披灵宝简文,按河图品格,设罗天大醮,开黄箓宝坛。......赐臣境域安寜,灾凶弭息,五兵韬戢,四气均调。”这篇醮词一开始先陈述面临的问题:疆域灾难频发,神州生灵涂炭,正是因为生灵遭遇困境,所以恳切祷告,祈求众神保境安民,扶持天下生灵度过难关,进而五谷丰登,同获贞祥。

  举行罗天大醮,往往伴随着委托建醮者的自我反省。例如计六奇编《明季北略》卷二十三所录《召张真人建醮》便反映了这种情况:“上既颁诏,复遣使徃江西广信府贵溪县龙虎山,召三天师正一张真人,诣京设延禧万寿禳妖护国清醮一坛。......上曰:近来天灾屡见,宫禁多妖,皆由朕之不德所致。......真人曰:吾皇引咎自责,以抚天下,如此立念,安有天心不格、殃眚不除、宫禁不寜、兆姓不和之礼?臣愿竭诚醮事,以报圣恩。上再三慰劳。真人出朝,至万寿宫中建罗天大醮......”这篇札记从朝廷颁示诏书礼请张天师入京的情状入手,扼要记叙使者到达龙虎山天师府所见以及张天师进京主持罗天大醮的过程。这一次罗天大醮是在崇祯皇帝朱由检在位期间举办的。崇祯十六年八月因皇极殿发发声了“腥红血注,势若奔流”的怪事,朝廷派遣特使诏天师进京建罗天大醮。崇祯皇帝见到天师随即进行检讨,表示当时屡现天灾,妖氛笼罩宫廷,乃是因自己“不德”造成的。这对于一个皇帝而言相当不容易。不难看出,罗天大醮确实有敦促人们反省自律的意义。

  举办罗天大醮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即是“还愿”。所谓还愿,就是心中愿望仅仅依靠自己的能力不能实现,于是祈求神明保佑,加持帮助,当其愿望实现之后便以某种方式予以回馈。还愿的形式多种多样,举行罗天大醮就信仰的层面看是为最高级别。历史上,通常是帝王委托高道大德建罗天大醮,但也有将军、士绅等委托举办者。对于普通人家,虽然无力举办大型的罗天大醮,但其心愿却是有的。

  南宋高道郑所南《太极祭炼內法》卷下记载了一个颇为有趣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穷秀才——教书先生。一位掌管将军副车的“倅车”先生行车路上听到“翊圣以过,玉皇将至”这样异常的声音,推想周围应该有罗天大醮,于是寻访。然后找到了穷秀才家,入室只见案桌上有个香炉,周围无数小石子。这让倅车感到好奇,经询问才知,原来教书先生老母病重,他许愿老母若康复,定当举行罗天大醮以报答。后来老母果然康复,就准备兑现承诺,虽被人耻笑凭教书先生一己之力根本无法设立1200个神位,举办罗天大醮,但最终教书先生还是以1200个石子替代1200神位,立坛设醮。教书先生的家庭式罗天大醮仅以香炉为依凭,行一千两百之拜礼,也终能感动上苍诸神。这个事列虽然不同于道观官方举行的罗天大醮,但本质却是一样的,所表现的正是道教的诚信还愿精神。

  道教注重精神层面的修持,行善积德是其重要体现。行善积德不仅是个人身心健康的需要,也是社会和谐安宁的保障。关于此,我们可以从《徐仙翰藻》卷十一所录《金阙授仙简建罗天醮榜》略做分析。《榜》曰:“......况人为万物之灵,性具五常之体,父慈而教,喻岂在于斲轮?子孝而箴,仰益严于乔木。伯仲之箎埙,迭奏室家之琴瑟。允谐友,必心交,则如萧朱王贡族称。义重则若邢晋应韩。此风教之所系焉,于人伦不可斁也。......至于黜陡幽明,信必赏罚,其有城隍典者。社令正神,或能使水火而弥灾,或能使雨旸而应节,或能使鸿鴈而安集,或能使龟筮而告。......”这篇罗天大醮榜文出于福建闽侯青圃的灵济宫。其中所谓父慈、子孝、谐友、心交、重义、赏信,都是社会伦理道德的体现。不仅如此,榜文还特别告诫:城隍、社令于冥冥之中监督着人们的行为,好事尽知,坏事亦查。如果为非作歹,必然遭到惩罚。这种惩恶扬善的措辞充分表达了道教维护社会公共伦理、坚持正道的立场,对于当代道德教化而言依然具有积极意义。